新闻是有分量的

海阳市修建龙案件:律师为何都作无罪辩护?

2017-12-12 14:48栏目:商业
TAG:

近日,《廉政法制》内参编辑部收到修建龙辩护律师来信,反映修建龙数位辩护律师,包括全国知名刑辩律师许兰亭,都为修建龙作了无罪辩护,而山东烟台中院和烟台市牟平区法院(中院维持了区法院判决)却以修建龙犯有寻衅滋事罪等五罪,判处有期徒刑20年,反差之大令人唏嘘。

寻衅滋事私屠乱宰

烟台市牟平区法院以修建龙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9年。法院共计认定修建龙犯有45起寻衅滋事行为,对此,四位辩护律师(曲雯、陈自广、王璐、许兰亭)一致认为,这45起所谓寻衅滋事行为,没有任何一起是修建龙授意、指使、参与的,因此修建龙不构成寻衅滋事罪。

一审开庭时,辩护律师曲雯、陈自广在法庭上说,公诉机关指控的45起寻衅滋事,有31起系被害人“私屠乱宰”所引发。所谓“私屠乱宰”,就是根据国务院《生猪屠宰管理条例》第二条规定:“国家实行生猪定点屠宰、集中检疫制度。未经定点,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生猪屠宰活动”;第二十二条规定:“畜牧兽医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建立举报制度,公布举报电话、信箱或者电子邮箱,受理对违反本条例规定行为的举报,并及时依法处理。”在指控的45起寻衅滋事事件中,至少有31起是因为所谓的被害人违反了《生猪屠宰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属于违法屠宰行为,海阳市商务局治理私屠乱宰办公室相关执法人员(包括临时工)在执法过程中,与私屠乱宰的违法人员发生争执,并没收了违法屠宰户的猪肉。

2008年5月,山东省商务厅官网发布了《海阳生猪定点屠宰实现全省唯一“零”突破》报道:“自2007年全国开展产品质量和食品安全专项整治以来,海阳市积极开展生猪生猪定点屠宰管理工作,……取缔私屠乱宰窝点5个,……在全省设立的公开举报电话平台中,海阳市是唯一的‘零投诉’、‘零举报’的县级市”。2009年1月份发布的《关于表彰2008年度全省市场监测和生猪屠宰管理工作先进单位先进个人的通报》报道称“海阳市财贸办公室被评为先进集体”;

2010年烟台市商务局下发了《关于生猪屠宰方面的行政处罚》规定:未经定点,擅自屠宰生猪的,按照《生猪屠宰管理条例》第二十四条处罚:“违反本条例规定,未经定点从事生猪屠宰活动的,由商务主管部门予以取缔,没收生猪、生猪产品、屠宰工具和设备以及违法所得,并处货值金额3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货值金额难以确定的,对单位并处10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的罚款,对个人并处5000元以上1万元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律师认为,依法加强生猪屠宰行业监管,确保屠宰环节肉品质量安全,是法律赋予各级商务主管部门的重要职责。执法人员在执法过程中(公安人员也有参加),即使发生了执法不规范的情形,也不构成寻衅滋事。同时,修建龙也从来没有参与过执法活动。一审法院264页的判决书(约14万字),竟然只字不提“私屠乱宰”,判决书对律师的辩护意见不回应,不阐释,不说理,实属罕见。

 

故意伤害与诱供

牟平区法院以修建龙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法院共计认定了修建龙犯有4起故意伤害行为,对此,四位辩护律一致认为此罪名不成立。许兰亭律师还认为,侦查机关在讯问多次提到对修建龙进行思想教育,有诱供嫌疑

法院认定的第一起故意伤害被害人某。该案10年前已经法院判决,被告人刑事处罚已经完毕,并进行了民事赔偿。10年后,侦查机关再进行调查,修建龙在2014年11月12日13日的笔录中承认参与此案,但其后的笔录及当庭供述均未承认。对此,许兰亭律师认为,在修建龙讯问笔录中,多次提到进行思想教育,有诱供嫌疑。

另外三起故意伤害,没有任何证据能够直接证明是由修建龙参与或指使。被害人某因为私装摄像头,监视他人,双方突发冲突。被害人于某,因商务局检查私屠乱宰时,于某打抱不平,进而引发伤害。突发事件引发的具体伤害案件没有经过预谋,没有授意人,修建龙也不可能成为本案的授意人、指使人。四位律师认为,修建龙不应当对故意伤害案件承担刑事责任。

 

强迫交易与非法经营

牟平区法院以修建龙犯强迫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法院共认定修建龙犯有4起强迫交易行为。对此,律师提出了两点意见:一是本案发生前无一报案;二是法院认定强迫交易案4起,3起系私屠乱宰被查处后,按照国务院规定,任何人都必须到定点屠宰点购销猪肉,因此不属于强迫交易,就像购销香烟一样,必须到国家指定的合法销售点进行购销。

关于生猪屠宰和销售,国务院提出了“定点屠宰、集中检验、统一纳税、分散经营”的原则,并制定了《生猪屠宰管理条例》。条例第十八条规定:从事生猪产品销售、肉食品生产加工的单位和个人以及餐饮服务经营者、集体伙食单位销售、使用的生猪产品,应当是生猪定点屠宰厂(场)经检疫和肉品品质检验合格的生猪产品。也就是说,原来的杀猪个体户,因为没有取得定点屠宰资格,除了不能进行屠宰之外,其购销猪肉,也只能到屠宰点进行进货,这种情况不是强迫交易,是国家规定。

有这样一个案例:四川绵阳男子陈某,因为没有办理相关手续便私设屠宰场,进行生猪屠宰及销售,被四川省三台县法院以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陈某在未取得定点屠宰生猪的情况下,从5名养殖户处收购未经检验检疫的生猪76头,交易价格16万余元,在其屠宰场所内将收购的生猪擅自宰杀并将未经检验检疫的生猪产品在市场销售。期间,行政主管部门先后下达了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责令改正通知书,陈某未停止从事生猪屠宰活动。

 

行贿与谋取不正当利益

牟平区法院以修建龙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法院认定修建龙行贿数额共计9万元:一是公司副总邵某的儿子没有工作,为帮助邵某的儿子找工作,修建龙找到时任烟台市副市长的王国群,送给王6万元。王国群没给办,也没退钱;二是王国群的儿子结婚,修建龙事送给2万元;三是修建龙想和海阳市委领导姜某某见个面,让王国群撮合,送给王1万元,但王没有撮合成。

对此,辩护律师认为,行贿罪的构成要件之一是行贿人通过送付财物,以利用受贿人的职务之便,谋取不正当利益。从本案的证据材料看,王国群对修建龙送付财物的目的没有清晰的表述,不能证明有“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意图。修建龙所图所谋仅是为下属孩子找个工作,找工作不等于要王国群逾法逾规办事,不等于谋取不正当利益。因此,没有证据证明修建龙行贿是意图或已经谋取不正当利益,故不构成行贿罪。

许兰亭律师则认为:修建龙的行为是单位行为,以单位名义为单位利益,达不到单位行贿罪的立案标准,不构成行贿罪。

 

涉黑犯罪与书面审理

牟平区法院以修建龙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令人惊奇的是,四名辩护律师皆认为修建龙不构成此罪。王璐律师认为,法院没有客观评判所审查的事实,夸大了部分事实的法律性质,导致定性错误。许兰亭律师则认为:应当根据立法本意,认真审查、分析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四个特征相互间的内在联系,准确评价,不能因为强调严厉打击,将不具有四个特征的案件拔高处理’。

据律师反映,根据刑诉法第223条规定,被告人对第一审认定的事实、证据提出异议,可能影响定罪量刑的上诉案件,第二审法院应当组成合议庭,开庭审理。但牟平区法院一审后,被告人提出了上诉,烟台中院却没有开庭审理,就作出了终审判决。因此,二审程序违反了刑诉法关于开庭审理的程序规定。

一审判决书共有264页,涉及27名被告人,还涉及7名刑事附带民事原告人。一审宣判后,所有被告人和刑事附带民事原告人都提起了上诉。但二审却是书面审理,没有开庭,二审判决书共有52页,其中大部分是引用一审判决书内容。对此,修建龙又委托律师提出申诉,要求开庭审理。

二审法院肩负着纠正一审错误判决的重任。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一系列规定,强调坚持以审判为中心、严防冤假错案。许兰亭在辩护词中说,辩护人恳请法庭严格按照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准确认定案件事实,正确适用法律,排除法律以外因素的干扰,严守不造成冤案的底线,坚持罪刑法定、疑罪从无、宽严相济、罪刑相适应等原则、政策,对本案作出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公正判决。”(吕伟/